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武侠 • 仙侠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绝对荣誉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11-08  作者:严七官
 
正文卷第1238章难眠之夜正在秦飞围着一条浴巾,浑身坐在马桶盖上和远在他方的小辣椒安若素通话时,在Artisplazahotel的酒吧里,MI17的行动指挥官米歇尔少校正舔了一口手背上的盐粉,将一杯龙舌兰倒入口中。

浓烈的酒精让米歇尔的脸上有些发热,略带了点雀斑的皮肤上飞起两片绯红。

本来在印古什这种国家里,由于宗教原因,是不许出售和饮用酒精饮品的,但是Artisplazahotel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很多外国人在这里入住,为了照顾这些外国人的生活习惯,因此这里是少见的设立酒吧的地方。

“帅哥,再给我来两杯。”

吧台内,穿着精致的白衬衫小马甲的调酒师看了一眼已经微醺的米歇尔,礼貌道:“这酒很烈,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米歇尔猛地抬起头,目光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

她是MI17的行动指挥官,手下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自己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活过来的,身上就有一种杀气。

此刻她的双手放在吧台上,身体微微前倾,就像只要扑出去的母老虎。

调酒师打了个激灵,立马改口:“不不不,没什么……”

说完,乖乖去给米歇尔拿酒。

“少校,你单身不是没有原因的。”

米斯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就是熟悉的气息飘过,人已经坐在了吧台边。

他举起了两个响指,招来调酒师。

“给我上三杯和这位女士一样的酒,加苏打,放柠檬片。”

“takila?”调酒师问。

“没错。”

等调酒师走离开,米斯特指指对方的背影道:“你看,把小伙子都吓成这样,经过你的时候都绕着你走。”

“为什么你不绕?”米歇尔斜过双眼,目光朦胧看着米斯特。

米斯特耸耸肩,此时调酒师按照他的要求将takila送过来,放在他的面前,看了看米歇尔,又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了看米斯特,也不知道佩服米斯特的重口还是可怜米斯特居然和这种女人一起。

等调酒师走开,米斯特道:“你看,他把我们当成一对了。”

“哈哈哈哈哈——”米歇尔忽然毫无预兆地开怀大笑,笑完之后,将酒倒入口中,看着米斯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如同大理石一样坚硬道:“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少校,你真的是凭实力单身……”说罢,在手背上撒了点盐分,然后用杯垫盖住杯口,将加了苏打的三杯龙舌兰用力在桌上一拍。

随着三声爆响,无数的气泡出现在杯子里,整杯就仿佛一下子活过来,龙舌兰的香味暴躁地乱窜。

米斯特将柠檬片含入口中,一口气连着三杯龙舌兰酒都倒入口中,最后长长地打了个酒嗝。

“太爽了!”

他猛地甩了甩头道。

米歇尔饶有兴致地看着米斯特,眼神微微有了点儿变化,说道:“你看起来还是有些酒量的。”

“当然了,男人嘛,喝醉烈的酒……”米斯特随口回答,说到这里却停住了,有些尴尬地扫了一眼米歇尔。

米歇尔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后面一句是什么,你们这些大兵我认识不少,尤其是你们这些提着脑袋喜欢刺激活儿的特种部队。”

“你知道?”米斯特笑了:“我以为女人很多都不知道。”

拿起小酒杯,在灯光下端详了一下,米歇尔颇为玩味地说道:“喝醉烈的酒,睡最漂亮的女人……你们这些臭当兵的……”

说完,喝完杯子里的酒,对着调酒师招手:“再来三杯!”

调酒师像只看到猫的老鼠一样走过来,将三杯龙舌兰放在米歇尔面前。

米斯特道:“你直接将两瓶龙舌兰拿过来,再给我拿点柠檬和苏打,我们不用你伺候,一边去吧。”

调酒师正头疼一晚上都要应付米歇尔这个母老虎,听到米斯特的话,顿时如逢大赦,赶紧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很快将米斯特要的东西都送过来,还额外端了点薯条和羊肉干过来。

“如果有需要,再叫我。”他言语间十分礼貌,但是眼神却出卖了自己,言外之意很明显,那就是“没事就别打扰我了”。

“这里没你的事了,离我们远点儿。”米斯特挥挥手,赶走调酒师。

酒店里喝酒的人本来就不多,米歇尔的王八之气外露,早就吓跑了一堆打算上去撩拨这位少校的男人,更吓跑了那些吧台里的调酒师。

现在加上一个来自三角洲部队的米斯特,俩人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横在吧台的一角,周围方圆十米之内没有任何活的东西。

“少校,这么喝酒,你不怕耽误明天的事?”米斯特没事找事。

“事?明天还会有什么事?FSB的人要检验两百分DNA,你觉得需要多长时间?”米歇尔面带讥诮地看着米斯特:“未来的三天,我估计咱们都要在这里消磨时间……”

说到这里,她为自己调制了一杯takila,敲出气泡,仰头倒入嘴里。

“法克!这真的是一种折磨!”

米歇尔的伦敦腔,骂起这句英语中出现次数最多的脏话,也别有一种味道。

“每次一想到死去的乔伊斯,还有躺在医院里的雨果,我就想亲手宰了川崎隆一!”她恶狠狠地盯着空杯,又为自己满上一杯。

“少校,你这么喝会醉的。”

“醉?”米歇尔自嘲地笑了笑:“酒精是个好东西,至少可以让我渡过这几天难过的时光,三天后,如果证实了巴斯基夫死了,我会马上离开这里。”

她转头看着米斯特:“我早就说过,斯拉夫人信不过。”

“其实,亚历山大科维奇上校的决定也没错,至少他也在为自己的部下性命着想……”米斯特打算打圆场,让米歇尔好受一些。

“着想?那么我的人的命就不是命?你知道为了得到如今这些情报,为了追踪川崎隆一,我多少部下丧命了吗?光是你知道的就有乔伊斯,重伤的有雨果,之前的你根本不知道,不知道……”

她一边说,眼圈一边就红了。

“安德森、布伦德、洛克……”她一边掰着手指算,眼泪就情不自禁滴落下来。

米斯特有些慌,他第一次看到米歇尔流泪。

在以往的接触中,所有人,包括秦飞和米斯特在内,都觉得米歇尔是个铁打的人物,至少忘了她的性别。

可是,她事实上还是一个女人,只不过比一般的女人坚强点而已。

犹豫片刻,旁边的米歇尔已经数出了五六个名字。

米斯特伸出手,按住米歇尔那只举在空中数数的手。

“少校,够了。”

他拿起酒杯,朝空中举了举,道:“来,敬那些死去的战士。”

米歇尔愣了一下,然后也举杯。

“敬他们!”

俩人一直聊到两瓶龙舌兰全部告罄,米斯特从没想到米歇尔居然是个那么多话的人,今晚的三四个小时里说的话比之前接触的两三个月说的还要多。

他第一次认真审视了这个前线指挥官,也许无论是自己还是秦飞,之前都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米歇尔了。

夜里的12点半,米歇尔已经大醉,米斯特买了单,架着她朝楼上的房间走去。

米歇尔的房间在四楼,就挨着秦飞和米斯特的房间。

送到门口,取卡开门,俩人几乎是撞着进了房间。

门被米歇尔顺手一个后勾脚踢得嘭一声关了起来。

她用力地将米斯特狠狠推撞在墙上。

“想不想留下陪我……”

“这个……”从来都主动的米斯特,第一次被女人主动,反倒有些不适应。

“你不是育儿园的小朋友了,我知道你有个外号,秦飞给你起的,叫大种马,对不对?”

“那小子……法克……”

话音未落,米斯特忽然嗷一声惨叫起来。

米歇尔一手直接探进他的裆部,抓住了那根米斯特最引以为豪的作案工具。

灯光啪一下关了,整个房间里一片黑暗。

最原始的荷尔蒙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情与欲飘荡在天花板上,房间里的电视被打开,里面一档节目正在播放一手由前苏联著名作曲家阿列山大·瓦西里耶维奇·亚历山德罗夫作曲,瓦·列别杰夫库马契作词的《圣神进行曲》。

雄壮的音乐声中,时不时伴随着一声属于米斯特的低声惨叫……

隔壁的秦飞此时已经打完了和安若素的电话,正围着浴巾在房间里擦头发,隔壁传来的奇怪声音让他感到惊讶。

那是米歇尔的房间……

见鬼了,这个铁女人今晚到底哪找了肉食?

上一章  |  绝对荣誉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绝对荣誉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makepemmican.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