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武侠 • 仙侠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凡尘一剑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10-02  作者:剑东来
 
摩灭生讪讪走出了院子,但大堂内的谈话还在继续。◢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陆沉对老人的话语没有任何反应,问道:“看来你对所谓的修行者很是厌恶。”

年少时便被人誉为武神的老人淡淡道:“是对那些心中无王法仁义,自认高高在上,没有人之的所谓修行者感到讨厌,年少时遇见这样的人,我一拳能把他捶死。”

陆沉笑道:“这么巧,我也是。”

老人神情微微一愣,然后认真的看了眼前这位少年一眼。

今日对方的反应与他所料想的则是有点不同。

在他看来,陆沉从小便天赋绝顶,修行之路一帆风顺,更别提背后有着天下最强大的宗门当作支撑,就算外表没有表现出来,但内心肯定会有不可避免的傲气。

他本来便已经准备借此事,稍微打磨一下少年的锐气,但是此下这番情景,倒是不需要了。

老人有些不解,开口道:“大道无情,欲得大道,必先忘情,这些难道不是你们挂在嘴上的词汇?”

陆沉沉默了会,微微摇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呢喃道:“忘情并不是无情,无情无欲之人,很强,但永远不会是最强。”

“口气还不小,你的目标是那天下第一?”

“应该是天上第一。”

“大唐皇帝怎么样?”

“陛下自然是陛下,否则也不会让我在城内安居这么多年。”

“那位皇帝据说极为宠爱的二皇子我见过。”

“皇帝最看重哪位皇子,又最疼爱哪位皇子可谓与天机一般难以预测,帝王心术一词,你还是太嫩了。”

陆沉看见老者洒然一笑,毫不避讳,心中明白了什么,微微点头。

“如果大唐日后真像你所说的一样,我很乐意看见,也会愿意遵守。”

三言两语,几句闲谈,便知道了很多事情,陆沉觉得时候差不多了,转身离开,丢下了这样一句话。

摩老太尉望着陆沉的背影,转变了心中念头,突然开口说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是老夫年少时所讲究的事。你能遵守,老夫自然也不会落了下乘。”

老人淡淡道:“虽然不知你为何来到长安城,但关于你们圣地之中甚至长安城内一些纠纷恩怨,日后若是有人坏了规矩,可以来找我,”

陆沉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老人终究是忍不住心中好奇,开口问道:“修行一事说来重要,但极少有人能真正做到心如止水,难道你在见我之前就没有半分忐忑?”

陆沉回道:“我知道你们关不住我,自然没有什么担心。”

老人微微一挑眉,“老夫乃是当今太尉,若真想关难道还关不住你你就那么肯定?”

陆沉摇头,道:“那名官员表现的太急躁,很容易便猜得出来。”

那名官员自然说的便是刑部尚书六海。

陆沉嘴角微翘,笑道:“看来仅仅是一个晚上,刑部应该遭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六海这家伙太重功利,心态变了迟早发生大问题。”

老人不置可否,突然望了陆沉一眼,有趣道:“不过压力的确很大,我没有想到剑阁没有来人,反而是皇宫以及书院给我施加压力,你的背景倒是有点意思。”

陆沉微微挑眉,有些意外,不过没有多说些什么。

从太尉府出来的时候,时辰还是很早,街上没有行人,清晨的微风吹来,带来阵阵凉意。

陆沉走在僻静的大街上,神情平静,但似乎在想些什么。

一位穿着布袍的瘦小男人走了过来,微微弯着腰,轻声道:”陆沉大人,太平公主有请。”

李剑仙那丫头?

陆沉点了点头,说道:“走。”

陆沉跟着那小厮沿着一条街道朝着城西走过去,路过了一座桥面,桥面下是一潭碧绿的湖水,深不见底。

这座桥叫做众生桥,在长安城内无论在哪种阶层都颇有名气,凡人来此观景,而修行者则是因为知道更多的东西。

陆沉望着桥面上几朵沾染着泥土的莲花,心想自己这些天果真是过于松懈,竟然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于是停下了脚步。

他刚刚才想通了一个问题。

李剑仙以公主身份喊他入宫,听起来没有问题,但仔细思量却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前方那位小厮转过头,微微望着陆沉,似笑非笑。

陆沉说道:“刚离开太尉府就着急动手,看来你背后的人倒是很想嫁祸到他们身上。”

“做我这行的入门第一课就是讲的一个道理。”那人的身形开始变化,不到一会便变成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魁梧汉子。

“什么道理?”

陆沉眉心光华一闪,云笙古剑出现在手中,一缕剑意散发而出。

男人咧嘴一笑,道:“那便是少说话,不然会死人的。”

周围的风瞬间急促了起来,呼啸着灌入两人体内,河畔的莲花急速颤动,瞬间就分为了两半。

灵气涌现,空气中刀光一闪,只见中年汉子右手中的短刃就朝着陆沉的脖子滑了过去。

陆沉脚尖点地,朝着右边急速躲闪,下一刻,中年杀手右手松开,左手瞬间便在空中接过了短刃,然后脚步急速扭转,没有丝毫停滞般的继续向陆沉刺去。

“半斤,八两。”

避无可避,陆沉轻声呢喃,两柄飞剑从袖中呼啸而出,只见两道青光狠狠撞在了利刃之上。

砰的一声。

神秘杀手眼神中凶光涌现,厉声道:“给我破!”

汹涌的灵气死死压制住两柄飞剑,不到片刻,飞剑再也支撑不住弹飞出去。

陆沉一剑挥去。

中年杀手身形化为了幻影,消逝在四面八方。

寂静无声。

片刻后,陆沉微微闭眼,手中长剑光芒大涨,朝着脚下地面径直刺去

地面猛然炸出一个大坑,一个黑色身影冲天而起,刚巧砸在长剑尖端。

两股灵气疯狂流转。

短暂的僵持之后,陆沉微微皱眉,正欲收剑后撤,对方便一拳狠狠砸中陆沉胸口,后者倒飞出桥,在砸入水面的一刻,身形翻滚,脚尖轻轻点在水面,如同蜻蜓点水般安稳立在了湖面之上。

“战斗意识虽然不错,但没想到境界却如此之低,”

中年神秘杀手摇头冷笑道:“剑阁陆沉也不过如此,未成长起来的天才终究算不得天才。”

陆沉没有说话,更没有流露出丝毫表情,只是轻轻揉了揉胸口。

有点疼啊。

近些时日他体内的灵气越来越加稀薄,甚至于就连泥丸境界都快稳固不住。若是以战力来说,他现在就跟刚入剑阁的前两年差不多而已,实在是可怜的很。

只是这些事他从来没有跟苏安之外的人说过,此刻自然也没有兴趣去跟别人解释。

陆沉右脚剁地,整个人再次飘向远处落下,拉开距离。

中年杀手看见这一幕,似乎是认为大局已定,脸上流露出了玩味笑容,说道:“你是想拖延时间等待他人前来救援?”

陆沉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些其他意味,望了他一眼。

神秘杀手缓缓而谈,笑道:“整座长安城之内严禁修行者随意打斗,并且还有那座传说之中的护国大阵所在,只要是城内任意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发觉,可谓天网恢恢,疏而不露,但很可惜”

他望着陆沉,就像是一只案板上的咸鱼,幸灾乐祸道:“这座众生桥方圆五百米之内就相当于是整座长安城的泉眼所在,而更有趣的是这里就相当于屏蔽了所有天机以及书院儒家圣人的眼睛,换句话来说,这里便是整座长安城死唯一可以杀掉你的地方。”

陆沉安静听他说完,望了一眼周围的街道。本来已经到了闹市的时辰,却诡异的空无一人,甚至连一丝喧闹都没有。

于是陆沉再往后退了一退。

不知为何,对方夸夸而谈的表现在陆沉看来很是愚蠢,就像是一个三流组织的杀手,但是很奇怪的,他还是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在漫长岁月中,每次感受到这种危险气息的时候,都会很棘手。

中年杀手望着他,怜悯说道:“很可惜,你要死了。”

话音刚落,中年杀手便越过了桥面,朝着湖水正中间的陆沉飞去。

只是不知为何,瞬息之内,中年杀手又急速返回到桥面,转过头望向另一个方面,脸色阴沉,喝道:“谁!”

一位灰黑色道袍的中年高大男子从小巷街尾走了出来,说道:“虽然不知道是谁与你说众生桥是大阵的泉眼所在,但我只能告诉你,你真的想多了。”

上一章  |  凡尘一剑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凡尘一剑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makepemmican.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