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武侠 • 仙侠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燃钢之魂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阴天神隐
 
秩序与破坏之神——灭律(merlin),曾经的乔修亚在没有见过对方的人类形态前,单单以神职推测,以为对方或许会是一个如同大理石雕刻那般的雄壮男子,亦或是持有无上威严的老者。

但是令人惊异的是,拥有‘秩序’与‘破坏’两大高等神职的灭律,展露出的人类形态,却是一个年纪不大,看上去应该是人类精灵混血的年轻少年。

为何以这种形态示人?为何秩序与破坏会混为一谈?这位神祇,究竟持有何等‘逻辑’,去推行属于自己的秩序?

乔修亚现在仍未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灭律已经要离开了。

——这里是世界星河最底层的中心地带。

多元宇宙中最令生命感到畏惧的环境是什么?不是虚空大漩涡那种能量激荡的造世星团,只要抵达传奇境界,在那个固然说不上随意行走,但也不是举步维艰;也不是邪神栖息的混沌巢穴,固然邪神可畏可怖,混沌眷族更是灭杀一切生灵文明,但是倘若力量足够,邪神也不过是稍微强大一点的敌人,类似于住在家门口的老虎。

会令所有生命,甚至传奇强者和神灵都感到畏惧的,并非是一切有形有质的东西,哪怕是星云活化,成为了如同星河一般庞大的生灵,那也不过是大一点的靶子,一个值得挑战的目标,极具价值的研究对象,值得敬畏,但无需恐惧。

真正令万物众生都能感受理解的恐惧,其实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

就好比现在乔修亚与众神现在所看见的这样。

深渊六百六十六层之后,深渊的下层部分,以往哪怕是恶魔都不会居住的绝对死寂世界,在这个领域之内,所有的世界都是已经崩解大半,甚至连世界屏障都毁坏的残骸,原本平静奔涌的冥河如今狂暴的飞驰在诸界之中,将这些残骸中最后蕴藏的火与钢汲取完毕,然后传输至深渊的最底层。

本应如此。

但是现在,除却‘赫达文明’的母世界——一个约有太阳系大小,有着六个行星和一个熄灭了的太阳的星辰世界——除却这个世界的残骸外,从冥河中,再也看不见任何一个其他的深渊世界了,甚至,就连冥河的流动都出现了诡异的变化,原本应当是从世界中流出的支流河水,如今却成了一个个无比庞大的漩涡,无尽的‘冥河之水’被这些漩涡汲取,吸收,令整个深渊下层变成了一片只进不出的绝对虚无。

星辰的悲叹声,从溢散的钢之力处传来,乔修亚抬起头,凝视着那些在冥河支流处尽头旋转的漩涡。

为什么深渊的下层会变成这样?即便深渊是世界的坟场,也不应该什么都没有,世界的尸骸是如此庞大,数千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完全消失。有许多问题急需解答,但实际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为什么情况会突然变成这样。

因为,在那些冥河支流的尽头处,是一个个黑洞。

秩序与破坏之神离开了冥河,巨大的衔尾蛇圣徽出现在了破损的赫达文明星球残骸之上,能够隐约看见,在这圣徽的核心处,仍有一个少年形态的神力虚影存在,面对恒星熄灭,一片黑暗的虚空,祂似乎正在回忆,思考,这位不知为何,突然取回了一点过往记忆的神祇,突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秩序是发现,秩序是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初始之火燃尽混沌,由破坏的终末中,创造了存在和秩序。

破坏混沌的秩序,创造我们的秩序,对于混沌而言,或许我们这些秩序的生物,才是无法理解的混沌。

但这又算什么?我们要的本来就是我们想要的世界,其他的存在的想法,只是虫蚁无聊的妄想罢了。

“旧序不破,新序不来——”

黑暗与虚无之中,秩序与破坏之神,灭律高举右手,祂的人形虚影正在不断的消散,但即便如此,祂也大笑着,念出了自己的竭尽全力之时,才会道出的绝对圣言——

“让毁灭降临吧!我们将统治混沌破灭之后,名为秩序的废墟!”

秩序与破坏神力,爆发。

蓝色衔尾蛇的圣徽虚影,在刹那间就膨胀扩散,将整个星域纳入自己的怀抱。

蓝色的光辉如同烈日之光,以光速点亮了这个黑暗的星域,从冥河中能够看见,淡蓝色的光环正在以急速扩张,期间,所有星域中残存的混沌力量被完全破坏,甚至转换成了神明神力的一部分,依照这个速度,约莫四十分钟之后,灭律之神力便能充斥这个星域,并且放大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但这个速度,是仅仅依靠秩序之神一神的力量的所达成的——而就在灭律的神力开始扩散的第三秒,原本看似空无一物的星域虚空中,就骤然浮现出一片无比繁复,犹如齿轮一般的符文,很快,随着这个符文被神力激活,更多齿轮形状的神力符文被微型时空通道同时激活,在这一瞬间,原本即便是光都要走上四十分钟的漫长旅途,在刹那就被时空法术跨越,能够看见,原本黑暗虚无的毁灭星域,在这瞬间就被无穷无尽的齿轮符文所包裹,形成了一个巨大而壮观的超巨型球状法术结构,而一条蓝色的衔尾蛇将其纳入怀中,紧紧包裹。

这是乔修亚所看见的第一个‘核心封印锚点’。

但是,也正因为锚点的出现,令秩序之神的神力充满了整个星域,所以能够看见,核心封印锚点的中心,原本赫达文明母世界恒星所在的位置,仍然是一片黑暗,通过重力波束和光扭曲可以判断而出,那里有着一个黑暗的星体,它的周围环绕着浓厚无比的混沌吸积盘,将这些污秽的力量牢牢的束缚在自己的左右。

那是黑洞——也即是封印混沌,锚定时空,令邪秽不得复生的‘封印锚点’,核心封印锚点的出入口,不在黑洞周边,而普通的封印锚点出入口,直接通向黑洞。

不仅仅如此。

随着秩序之神入驻核心封印锚点,更多的锚点被激活了——能够看见,淡蓝色的闪光在瞬间就传遍了深渊下层外围的大半星域,祂的力量凭借着最新注册送体验金计划留下的时空法阵还有冥河,以超光速在一个个世界残骸中点亮,如同一圈环绕深渊,无比巨大的‘衔尾蛇’,但是能够看见,所有被蓝色神力点亮的星域,其中心都是一圈无光的漆黑,面对这漆黑,即便是冥河也只能逆流,化作漩涡,无数来自上界的混沌力量和怨念都在这里,被无穷无尽的冥河漩涡汲取,封印。

“居然使用黑洞作为稳定器吗……”乔修亚伸出手,抓住了一个闪烁的蓝色光点,那是秩序与破坏之神离开之前,为战士留下的一点帮助。光点之中,是一个小小的沙漏,秩序与破坏的神力在两侧不断循环逆转,它们总是颠倒交替,保持两者之间的稳定和转换。

他将沙漏收入体内,低声道:“希望还有再见之日。”

“‘终焉星体’对混沌的镇压是有极限的。”

在灭律于赫达文明残骸星域中展开自身神域,入驻核心封印锚点后,剩余的六神便与乔修亚继续顺着冥河而下,作为距离战士最近的一位神祇,法律与自由之神低声说道:“它能无条件的束缚混沌力量,哪怕是邪神的力量也无法挣脱,但是倘若混沌力量太过庞大,多余的仍然会溢散而出,侵蚀世界。”

“原本,应该会有一个衰弱邪神躯体一部分制造而出的封印单元不断地衰弱混沌力量,但是现在,混沌力量只会淤积,而不会在转换了。”

此时,冥河流淌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整个世界星河,已经毁灭,即将毁灭的世界,它们的力量都被冥河汇聚,然后传输至此,乔修亚能够听见,这些无止境的钢之微粒中,蕴含着一颗颗星辰的悲叹,无数无数文明的叹息。

他能够听见,能够看见,无数图像,文字,影像和记忆,那是时光于世界残骸上铭刻的符文,名为文明的书籍,无数世界崩毁的钢之微粒中,或许都蕴含着一个人,甚至是一个文明的一生,无数残缺不全的记忆在冥河中翻滚,转动,朝着深渊的最底层,万物涅槃最新注册送体验金之地而去,它们将会褪去过往一切,最新注册送体验金成新的模样。

但是,它们与乔修亚等人所前行的道路上,已满是扭曲的漩涡。

封印锚点形成的束缚混沌的黑洞,毫不留情的汲取冥河的力量,虽然以乔修亚和剩余六神的力量不会被卷入其中,但倘若是轮渡魔这种生物,就会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吞入,这也是为什么遍布深渊全界的轮渡魔为何如此惊慌逃离的原因,因为当最新注册送体验金计划失效,原本处于均衡状态的封印被打破,原本静静流淌的冥河,被无数黑洞汲取,它们这些弱小的恶魔,再怎么挣扎也避免不了死亡的结局。

很快,下一次别离就到来。

这一次离开的,是法律与自由之神。

“我看见第二个核心封印锚点了——那是德尼希文明的母世界,说实话,它真的有些默默无闻,我的记忆库中只有大致的资料,但想来,它也肯定奋斗过,反抗过,只是无论是那曾经惊心动魄的战斗和抗争,还是我的记忆,都已经消逝不见,湮灭于失落的时光中。”

法律与自由之神,‘束形’——scottson——离开了队列,看上去疲惫的中年男人耸耸肩,然后身躯崩散,神力化作淡绿色的飞鸟,这巨大的飞鸟圣徽头戴荆棘之冠,周身有无数带着细微倒刺的锁链环绕,但即便如此,祂也依然翱翔于虚空,朝着那个几乎空无一物,只剩下少许大陆残骸飘荡在没有重力的虚空中的世界飞去。

很快,伴随着淡绿色的圣光无止境的扩散,第二环核心封印锚点被启动,在蓝色的神力光环内侧,绿色的光环渐渐亮起,又能看见,无数终焉星体散步在深渊的每一处,汲取那恐怖的混沌力量。

“法律。”

飞鸟圣徽的核心处,洒脱却疲惫,似乎无时无刻都在折磨自己的人影将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他轻声叹息道:“即为自由之基石。”

自由是必须要约束的——纯粹,无底线的绝对自由,只会干涉其他人的自由,唯有依靠规律,秩序来约束,自由才有其价值。

飞鸟必须知晓大地的引力,才能明悟它在天空的翱翔是多么惬意,失去混沌的对照,秩序也不过是空中的楼阁,没有规律约束的自由,只是自寻灭亡最快的途径。

人形崩散,凌驾于教义之上,绝对的圣言道出。

“遵行吧,那束缚令人作呕之自由的秩序!”

神光扩散。

乔修亚再次接过了法律之神留下来的淡绿色的光点,那是一根华美的羽毛,但这神力羽毛却非常沉重,仿佛其中蕴藏着一座山峰大陆,但即便如此,自由的飞鸟依然能够升上天空。

收下光点,战士默默点头,众人依旧向前。

顺流而下的旅途,是如此的快速,但是冥河之中,混沌却令人惊异的少——绝大部分文明毁灭后的混沌力量,被沿途的黑洞,也即是核心锚点锁定,它们就像是水坝的缓冲层,将一层又一层的混沌泥沙筛选而出,尽可能的让纯净的世界残骸和钢之微粒进入创世大漩涡,也是深渊涅槃之地。

倘若如果没有这些缓冲层,任由世界和文明毁灭后,被混沌扰动侵蚀的混沌归入深渊,那么邪神很有可能会瞬间觉醒,过去的数千年间,这法阵一直都在起着作用,直到不久之前,衰弱邪神死亡,封印单元随之毁灭,可即便如此,未知名邪神觉醒的速度也被大大拖慢了。

“最新注册送体验金计划,其实早就已经失败。”

智慧与选择之神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祂的人类形象是非常传统的白发魔法师,苍老中带着智慧,在随同乔修亚一路下降的途中,他摇着头说道:“当时间膨胀这个封印,搅乱了我们和最新注册送体验金计划的时间后,我们就彻底失去了对这个计划的掌控——无论衰弱邪神死不死,有没有被你吞噬,十几年后它应该都会脱困,因为衰弱邪神和深渊核心处的时间流速都不一样,早就没有办法按着计划去履行步骤了。”

“不要觉得未知名邪神的苏醒是你的责任,拉德克里夫,先不谈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提前引爆深渊涅槃之地中淤积的混沌力量,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未来的道路那么多,谁能知道十年后,混沌力量淤积的更多时让它爆发比较好,还是现在趁着我们还有力量,直接将这个麻烦处理掉比较好?既然‘智慧’无法判断,那么就需要有人做出选择,而这一次,做出选择的是你。”

智慧与选择之神也离开了,祂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这样悄然化作一只注视着虚空的眼瞳,而在这眼瞳的周边,无数条如同蝴蝶翅膀般的分岔纹路出现,仿佛意寓着无穷未来的无穷选择。

“格底拉斯世界的觉悟……是我所钦佩,面对混沌,它们明知有着离开的可能,但是如同愚者一般坚持前行。智慧的变通与愚者的坚持,都是一种值得钦佩的选择。”

淡金色的神力光辉再一次扩散,智慧之瞳凝视着第三环的深渊虚空,启动了又一个世界的核心锚点。

乔修亚抬起手,智慧与选择之神为他留下的,是一个指南针样的挂件,但是这个‘指南针’却并不指南,实际上,它完全随机的转动着,偶尔顺时针,偶尔逆时针,完全无法判断究竟指向哪里。

或许这就是未来的图景,战士心中如此想到,他吐出一口气,将其挂在腰间,继续前进。

很快,随着不断深入深渊最底层,缓冲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接下来便是第四环。

而这一次,前去镇压的是爱与衰亡之神。

那是一个诡异的双星星系,一个星体已经化作黑洞,而另外一个暗红色的红巨星正在不断地被黑洞汲取物质,甚至将其拉扯成了水滴状——而就在那奔流而去,足以瞬间摧毁一个又一个星球的无双物质之河中,无穷无尽的混沌力量也被压制在黑洞的吸积盘之上,不得脱离。

“撒恩人是栖息在太阳之上的元素种族,它们能够以几乎光的速度移动,但是却不能离开太阳高热的环境,过于寒冷的虚空会急速杀死这些能量生命……它们向来都热爱一切,对太阳之外未知的万物抱有善意和好奇之心,它们的热情就如同太阳,几乎永不熄灭。”

但是,有生,就必有死,有爱的上扬,就必有灭的下降,爱是顶峰,它会消退,而这消退的尽头,便是名为终结的坟墓。

紫罗兰色的神力光辉远遁而去,枯萎之心的圣徽开始在黑洞周边展开,进而将那被拉扯成水滴状的太阳也容纳在其中,能够看见如同花瓣一般不断展开的神力光纹,开始点亮第四环的核心混沌封印。。

“唯有爱与死,方为极致——”

就在爱与衰亡之神的神域展开,祂念诵圣词之时,转身离开的乔修亚却突然听见,那曾以精灵形态展现世间的神灵,为自己留下了一丝隐秘的信息流。

不知是期待,还是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战士的精神海中。

“乔修亚,让我见证吧,你对战斗和世界的爱,是否能战胜这名为混沌的‘死’!”

而就在这时,遥远的冥河彼端,绝对的圣言被道出,剩余的所有人和神都能听见,那仿佛解除了压抑,终于可以尽情发泄的笑声。

“死亡啊!以爱燃烧至寂静的终末!”

超新星一般的光芒,轰然在红巨星的核心处爆裂而出,奔流的光之潮震荡星域时空——在这个刹那,爱与衰亡之神催化一个暮年恒星所有的能量,以比之前所有神明都要快的速度,点亮了第四环所有的封印锚点!

祂为乔修亚留下的,是一个空白的相框,相框中空无一物,但是倘若认真凝视,战士却能看见几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是萤和凛的,似乎是3号和黑的,小光与初号,自己的那些学生,伊格尔,诺查丹玛斯,伊斯雷尔,布兰登和洛兰达……所有自己认识的,熟悉的人都在这个相框中依次闪过。

甚至,就连乔修亚前世熟悉之人的人影也都出现,甚至能够看见,那武道馆大门口悬挂的‘天上天下第一’的招牌。

但最后,相框中还是一片虚无——或者说,即便是神力也有其极限,它根本无法描绘出乔修亚的心。

将这神力相框收入体内,乔修亚稍微闭眼停下了数秒。随后,众人继续前行。

上一章  |  燃钢之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燃钢之魂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makepemmican.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